365bet手机版网址-首页

开始打印

医学职业教育中高职衔接课程体系建设探析

医学职业教育中高职衔接课程体系建设探析

 

医学职业教育中高职衔接课程体系建设探析
程朝晖
(黄冈职业技术学院,湖北  黄冈 438002
 
  要:医学职业教育中高职衔接课程体系建设是关键,医学人才培养服务对象的特殊性,决定着医学职业教育在课程设置和内容选择上有别于其他类型的职业教育。在中高职衔接课程体系建设中应遵循的原则思想是:公共学问课程的衔接应突出从提高学问底蕴到增强人文意识和人文关怀;医学基础课程的衔接应突出从浅窄到宽厚;医学专业课程(专业核心课程)的衔接应突出由培养技术型的高素质劳动者向高端技能型人才的演进,由低到高。
关键词:医学职业教育;中高职衔接;课程体系建设
 
中高职衔接是当前我国职业教育发展中的热点问题,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各个层面的研究者从不同的角度对中高职衔接的各种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从前人的研究成果中,大家可以看出大多数的研究都认为中高职衔接的根本核心在于课程体系的建设与衔接,如徐国庆教授认为中高职衔接问题的本质在于通过课程衔接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1]。在中高职课程体系建设过程中,必须体现出医学职业教育的特点及医学人才培养的规律性,切不可千篇一律,完全照抄照搬其他类型的职业教育的做法和经验。
一、医学职业教育在课程体系设置上具有自身的特殊性
医学职业教育作为职业教育体系中的一个分类,其中高职衔接同样面临着课程体系的建设与衔接问题。医学职业教育与其他行业的职业教育相比较具有其特殊性,因而其课程设置和内容的选择应有着自身的特点和要求。
(一)医学职业教育在课程体系设置上存在的误区
长期以来,医学职业教育在课程体系设置上饱受诟病,认为“无论是中等卫校还是高等医学专科学校几乎无一例外地采用本科院校‘学院型’的教育模式和‘学科型’的教学体系,未能实现从学科导向向社会需求导向的转轨,从教学大纲、教学计划到教材以及教学的各个环节都是大学本科院校的翻版。”[2]因而,课程设置及内容选择上,应遵循“必须、够用”的原则,摒弃学科教育,突出医学职业教育的职业性、技能性,强调“高等医学职业教育以应用型技术为课程的核心内容”,“而不能以学科的理论体系为中心”[3],不必考虑学科的系统性。于是,在医学职业教育领域,掀起了一阵课程改革之风,除对课程内容进行学科性和技能性的切割外,连课程名称也要求淡化学科理论性,体现职业技能性。如将《内科护理学》更名为《内科护理技术》,《人体剖解学》更名为《正常人体结构》,以致学生在实习时,带教老师问学生剖解课学得怎么样时,学生答没有学过剖解课,令带教老师一片茫然。
(二)医学职业教育进行中高职衔接课程体系设置的必要性
1.是医学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的要求
医学职业教育培养人才的服务对象是人,其终极目的是拯救人的生命,保护人的健康,提高人的生命质量。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个体又是千差万别,这就要求医学生必须具备面对个体疾病能分析判断疾病产生的机理,并迅速得出结论,给出治疗措施的理论功底,同时,又必须具备根据诊治方案进行治疗、护理的实践动手能力。因此,对于职业的医护人员,医学理论常识和实践动手能力就同时具备,才能胜任岗位工作,“必须、够用”的理论常识原则在医学职业教育中确实很难具体概定。因此,理论常识的传授在医学职业教育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更为重要的是在注重医学人才专业素质培养的同时,应注重人文素养的提高,这也是为什么医学职业教育理论课时较其他职业教育多的一个重要因素(在医学高等专科和本科教育中学制也较长)。
2.是医学职业教育实际情况的需要
大家不可否认,在现代医学职业教育中必须坚持以项目课程对学科课程进行解构的课程改革,然而,实际的情况是,医学职业教育所有课程内容都完全项目化,可能是“挟泰山以超北海”,是与医学教育的规律相背离的。很多的研究者和教学管理者将职业教育的职业性与普通高等教育的学科性视为完全水火不容的两种特性,这是矫枉过正的不符合教育基本常识的看法。一个最基本的常识是无论是那类教育类型的大学生,他们都得具备扎实的理论基础和过硬的实践动手能力,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毕业生,这是不言而喻的。在普通医学高校接受学科教育的毕业生完全可以进入临床一线,成为一名职业的医者,同样,在高等职业院校接受职业教育的大学生也能成为医学领域的研究者,这并不矛盾。
3.是由职校学生的学习特点和医学职业教育的规律所决定的
医学职业教育课程的改革,不只是简单地获得几门单独的项目课程,更重要的是要建立起以项目课程为主干的课程体系,这是由职校学生的学习特点和医学职业教育的规律所决定的。任何一类或一级教育的课程体系结构都必须是多元的、立体的,这是由教育功能的多元性和培养人才的全面性所决定的。“对职业教育而言,针对需要通过反复训练才能非常娴熟的技能,需要开设单独的技能训练课程;针对需要系统学习的理论常识,也需要开设单独的学科课程。”[4]显然,只是将《人体剖解学》改名为《正常人体结构》的做法是肤浅的。
综上所述,医学职业教育培养的学生走上工作岗位以后,将面对是个体的生命,个体生命的独特性和差异性,决定着中高职课程体系的衔接不只是简单的职业性对接职业性,而应该更加注重课程的多元性,注重医学人才培养的特殊性。
二、积极探索医学职业教育中高职衔接课程体系建设
在医学职业教育中,建设中高职衔接课程体系,应从教育规律出发,结合高职教育的特殊性,科学设置好各类课程。
1.公共学问课程的衔接应突出从提高学问底蕴到增强人文意识和人文关怀。
以人为本的多元化的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早已代替了单纯的生物医学模式,在当前形势下,医学教育呈现出多学科高度融合的趋势,以及科学与人文互相渗透、交叉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和突出。由于行业的特殊性,医学职业教育培养的学生服务的对象是人,因此,医学职业教育要求学生不仅要掌握相应的理论常识的技能,还要具备很强的人文素质和修养。
中等医学职业教育公共学问课的开设,实际上是九年义务教育的延续,是高中学问教育的浓缩和精简,其目的是为提升中职生的学问底蕴,使学生掌握职业岗位的医学人才培养需要的必备的学问常识。高等医学职业教育的公共学问课则应注重在加强职业素养的同时,加强学生人文素质的培养,提高学生的人文意识和人文关怀。
人文是指人类学问中的先进部分和核心部分,即先进的价值观及其规范。集中体现是重视人,敬重人,关心人,爱护人。简而言之,人文,即重视人的学问。人文教育主要指人文常识和精神的教育,包括社会、美学、文学、艺术、道德、伦理等方面的教育。早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医学界就开始重视人文素质教育,《美国高等护理标准》中明确要求将人文教育纳入护理职业教素质教育中,培养学生人文素质,体现护理专业的人文关怀本质。
所以,医学职业教育中高职衔接的课程体系中必须设计一套相对完善的公共学问课程,加大人际沟通、心理、伦理、社会学、美学等人文课程比例,开设文学欣赏、音乐欣赏、影视欣赏、演讲与口才等选修课程,科学地、务实地解决人文教育与职业素质教育的关系问题。丰富和完善以人为本,体现人文关怀,敬畏生命的人文教育是现代医学职业的需要,是医学回归发展的需要,人文教育与医学职业素质教育相融合是医学职业教育全面健康发展的必然方向。
2.医学基础课程的衔接应突出从浅窄到宽厚。
医学基础课程是医学教育的专业基础课程,是专业课程学习的前导课程。作为医学教育的学习专业的主干课程,其设置的科学性与合理性结医学专业课程的教学以及实现专业培养目标具有重要影响。因此,在医学职业教育中高职衔接课程体系建设中,医学基础课程的衔接显得尤为重要。
一些研究者对中高职医学基础课程的设置和课程教学模式进行对比分析后,发现现在的医学基础主干课程中,教材内容重复现象非常突出,如“神经系统”这一教学内容,在《人体剖解学》、《组织学与胚胎学》、《生理学》和《病理学》课程中都有涉及。据一医学高校老师统计本校“神经系统”这一内容在以上几门课程中的重复浪费达8个学时。针对此种情况,辽宁锦州医学院于1991年率先在国内开展了“以器官系统为中心”的医学基础课程改革[5]1993年爱丁堡世界医学教育会议中,“以器官系统为中心”的医学基础课程模式成为推荐的课程模式之一。目前,“以器官系统为中心”的医学基础课程模式改革尚未推行,但在课程教学改革上,特别是在中高职医学基础课程衔接上,却给大家很大启示。
1)在医学职业教育中高职衔接课程体系建设中,医学基础课程的衔接必须切实避免各学科各自为政、内容重复的现象,学科之间必须以问题或器官系统为中心重新组织内容,进行科学整合。
2)医学基础课程的衔接必须敬重人的认识规律,应按照人类学习、记忆的特点和现代医学发展情况,基础课程的内容衔接要遵循从宏观到微观、从形态结构到机能代谢、从生理到病理、从窄到宽的原则。
3)提高对开设医学基础课程双重作用的认识,确立厚基础课程理念,树立以人为本的课程观。大家认为,医学基础课程是以经典的学科常识为内容的课程,有的课程有几百年的发展史,如《人体剖解学》,其本身就有着独立完整的科学常识体系,为医学专业课程服务只是其目的作用之一,而绝非全部。过分强调医学基础课程的实用性,而忽略其学科性,难免把医学人才培养变成只能干某些简单程式化工作的“机器人”的训练。简单随意地压缩医学基础课程教学课时的做法更是不可取。事实上,大家应遵循马克思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学说,树立以人为本的教育教学理念,为学生的学习打下这宽厚的基础常识,以提高他们终身学习的能力、自我发展的能力和竞争生存的能力,使学生在常识、能力、素质三方面得到和谐健康的发展。
3.医学专业课程(专业核心课程)的衔接应突出由培养技术型的高素质劳动者向高端技能型人才的演进,由低到高。
专业课程设置在教育教学过程中具有重要的核心地位,直接关系到学校的办学水平、专业特色和人才培养的质量,是实现人才培养目标的根本保证,是社会人才需求与学校教育实践的中介,集中体现了学校的教育思想和理念。
当前,医学职业教育中高职在专业课程的衔接上还存在很多问题,主要体现在课程内容重复、技能“倒挂”现象明显、中高职人才培养的层次不清,区别不大,等等。有学者对上海市同类专业的中职和高职的教学计划做过比较分析,结果是医学专业课程的重复率高达70%[6],可见,中高职衔接问题应首先解决专业课程的衔接问题。
1)医学职业教育中高衔接应以“分类教学”的原则来引导专业课程体系建设。即将有中职医学教育背景和非医学教育背景的学生分开进行教学,也就是真正从中等医学职业教育进入高等医学职业教育与其它途径进入高等医学职业教育的学生的专业课程设置应有所区别。
从所周知,中等医学教育各专业都有自己明确的职业定向和人才培养目标,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大部分中职生毕业后要进入社区或医院,进入临床一线就业,只有少数的毕业生进入高等职业院校继续深造。因此,中高职专业课程衔接在设计上应遵循“以中职为基础,高职为主导”的原则,即高职学习以中职学习为基础,深刻了解并牢牢把握中职培养目标及实施过程,重新设计高职专业课程的内容,突出高职医学教育的特色,从旧到新,由浅入深,凸显专业常识的层次性和递进性。这样,才能不干扰和影响中职教育的办学原则和人才培养方向的前提下,实现合理有序衔接,使高职教育在中职教育基础上有效拓展,以提高学生的常识、技能和综合素质。中高职专业课程科学递进,适当拓展,呼应融合,达到体系完备,满足需求,提升质量的目的,以促进高职教育持续健康发展。
2)加强中高职专业课程的整体规划,突出技能培养,按照职业能力发展的逻辑顺序,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体现教、学、做一体化。中职阶段专业课程要以中职培养目标所对应的岗位群要求的职业能力形成为准则,注重专业学习和技能操作训练,特别重视职业规范和职业意识的养成,在完成典型职业任务过程中,培养学生素质和能力。高职阶段专业课程则在此基础上,强调专业实训,突出操作技能训练,适当考虑职业拓展与跨专业学习的要求,特别注重专业方向上的常识和技能之“专”和“精”。在理论讲授和实践教学的比例分配上,应突出实践教学,建立相对独立的专业实践课程体系,强化学生实践动手能力的培养。
总之,医学职业教育中高衔接课程体系建设是关键,专业课程的衔接是核心,要顺利完成中高职衔接,必须对中高职现行的课程设置进行根本性改革。中高职衔接不是简单的“中职教育”和“高职教育”的叠加,而是在充分发挥中职与高职各自教育资源的办学优势的情况下,强化中高职人才培养目标,突出中高职办学层次,以课程体系建设为基础,构建符合中高职教育规律的适应未来发展的职业教育体系。
参考文献:
[1]徐国庆,石伟平.中高职衔接的课程研究[J].教育研究,2012,(05):6973
[2]刘红.从国外职业教育看我国医学职业教育的改革方向[J].雅安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8,(01):25
[3]王未.当前我国高等医学职业教育中的几个问题及对策[J].南京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03):238240
[4]徐国庆.学科课程、任务本位课程与项目课程[J].职教论坛,2008,(20):415
[5]黄蔚.从“以学科为中心”到“以器官为中心”[N] .中国教育报,2004-11-266).
[6]王宇波.北京市中高职衔接的现实进展与模式设计[J]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1,(15):2932
 

365bet手机版网址|bet3365娱乐官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